*視角:謎

*時間:不一定

*長度:短

※內有蕃茄醬劇情,不喜者誤看

※切記,此短文為私心文,誤把它與現實混合(不會有人這樣啦

※後面離題有,別問我為什麼....

※請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(不

 

小紅帽,人見人愛的小紅帽。

但...小紅帽真的人見人愛嗎?

騙人的吧,那樣的小紅帽。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位女孩,因為奶奶幫她取了一個外號,而每個人都以這外號叫她。

逐漸的,迷失了名字的女孩,開始問大家自己的名字是什麼,但每個人回答他的都是「小紅帽的名字就是小紅帽啊」的答案。

所以小紅帽開始思考,為什麼自己會忘了自己的名字呢?為什麼大家會忘了她的名字呢?

就這樣,小紅帽持續地思考著,漸漸的,她從女孩長成了少女,然而她還是持續地思考著。

而在找到答案的那瞬間,她終於想通了一切,自己會變成這樣,不就是身邊的那些人害的嗎。

所以啊,小紅帽的斗篷逐漸被人類體內的顏料所染色,不過這顏料或許就是因為會漸漸的退色所以才沒被販賣呢。

斗篷呀,被染上了紅色,卻漸漸地轉為黑色,是多麼神奇的過程呀,但是感覺好像變臭了,那要怎麼辦才能變得跟染色時一樣新鮮的味道呢?

沒錯,就因為想維持那種味道,所以小紅帽持續的用那種顏料,因此啊,他到了世界各地去旅行,為了找很多種那新鮮的顏料,但是要的是從不同的人所濺出來的,因此到世界各地旅行。

慢慢的,小紅帽拋棄了自己一開始追求的名字,也忘了一開始為什麼要這麼做,但他還是持續的染色著。

染色、鮮紅、變臭、黑色、染色、鮮紅、變臭、黑色、染色、鮮紅、變臭、黑色、染色、鮮紅、變臭、黑色、染色、鮮紅......循環著這些事,他已經對世界不感興趣了。 

 

某一天,小紅帽在森林裡休息時,坐在草地上的他,看見了路過的小白兔,不過這白兔子卻一直說著「我是壞掉的白兔子,迷失了的生物都因為我在不思議之國生活著」的話語。

他笑笑著,迷失的生物不是就是在說自己嗎?

對於那隻自稱是「壞掉的白兔子」的小白兔,小紅帽開始感到好奇,沒想到自己也有跟「愛莉絲」相似的地方呢,是說...愛莉絲是誰呀?

在還在想這個突然蹦出來的名字時,小紅帽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拋下了疑問,跟著壞掉的白兔子,去看看那所謂的「不思議之國」。

 

迷失了的人類會在不思議之國找到生存的意義嗎?

 

在醒過來時,已經到了像是要進入國家的邊界處,小紅帽四處看了看,不過身邊除了樹還是樹,唯一不同的是...超級老土的招牌?

在跳進洞穴裡時,貌似看到了一名少女,不過她有兔耳,且她的長髮是彩色的...

壞掉的白兔子...嗎?

「你就是新來的人吧。」從腦後傳來的聲音,是肯定句,轉身一看,是兔耳,但白色的短髮,淺褐的雙瞳,黑色系列的圓睡帽配上露肩外罩衫以及燈籠褲,手上抱的白兔娃娃,看來受了很多次傷,左耳上還有縫線頭,難道是剛剛那隻壞掉的白兔子的同類...

「我在問你話!快回答我啊混帳!!」是誰在說話?剛剛那看起來很有氣質的人兒嗎?外表跟個性差太多了吧...

「嗚...應該吧。」小紅帽回答,看著那像是不定時炸彈般的人兒,行為舉止上雖很優雅,但一旦爆發就像是會吐出無數粗話的樣子。

「人家我可是紳士呢,不要以為我很粗魯呀畜牲!!」紳士?是男的呀,畜牲...

「從今以後你就是不思議之國的人了,而你的名字就是「小紅帽」,不思議之國的小紅帽,安潔思娜‧蒂瓊斯。」男孩看著愣住的小紅帽,告訴她原本就被壞掉的白兔子所創造的被註定的人物名稱。

「而我是白兔子,不思議之國的白兔子。」他說著自己的名字,指著手上的娃娃那被縫上心的地方,「提醒你一下,要記得,不思議之國的人不能隨便給別人自己的名字,不然是會被紅心女王處刑的。」

看了下懷表,白兔紳士露出好看的笑容,告訴小紅帽她的工作,之後的就是說:渾蛋我累了,接下來的規則去叫紅心那傢伙告訴你,等等會有嬉皮笑臉的會為你帶路。接著就走掉了。

 

我是小紅帽,不思議之國的小紅帽,我的工作是為大家傳送訊息。

原本會一直變臭的斗篷,不必再染色,黑色也很好看呢,不過我還是小紅帽。

迷失了的人類在不思議之國找到了生存的意義。

小紅帽找到自己的名字。

她幸福快樂的生活著...

Maybe—

 

–完–

創作者介紹

♠歐堤の撲克゙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