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視角:都有,很好辨認放心吧ww

*時間:不知道(欸

*長度:極短

*CP:未知

※請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(不

  

 

  從這裡到那裡全部都撕扯開來,流下的是至上方的眼眶泛有的溫熱液體,在臉上、在唇上、在傷口上。

  明明是這麼的痛苦,但為什麼還要這麼做,為什麼只有我才能辦到,為什麼在這樣的最後一刻還要對我笑呢....

  目光依舊只是盯著少年,沒有仇恨、沒有鄙視、沒有難過,甚至沒有聲息,只有擔憂。

  寂靜,在這教堂裡的只有寂靜,若仔細聽的話,其實會發現液體滴落在身體上的聲音。

  「抱歉,」青年首先打破了沉默,「真的很抱歉,讓少爺這樣被我汙染...這身體很骯髒,但最後還是希望是少爺終止一切。」

  「沒關西,沒關西的唷,因為我是主人嘛,保護侍從是主人的責任呀,吶,在等一下下就不會痛了唷。」少年硬撐起笑容,好讓身下的人得以安心,但自己還是知道的,在別人眼裡這笑容是多麼的苦。

  心痛,感覺到自己近乎快沒有知覺的身體盡然心痛了,青年看著自己的主人露出這種表情,不由自主的用手撫摸著少年的臉龐,拭去眼淚,不過少年卻因為這樣的舉動,流瀉出更多的淚水。

  「哎呀,明明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,眼淚卻還是像水龍頭一樣啊,哈哈,真麻煩呢。」少年依舊只是撐起笑容,便撫摸著青年身上那道因自己太過衝動而留下的傷痕。

  「很痛吧....在傷口還沒癒合前......」

  「已經忘記了....」

  「....對了,這個給你,差點忘記了呢,我幫你戴上吧。」眼看自己的主人從口袋裡拿出某樣東西,扶起自己的手,並把它套在自己的無名指上,原來是一枚銀色的戒指。

  「你要記得喔,你永遠是屬於我的東西,這枚戒指只有你才能戴,不可以拔下來唷!」還是像以前一樣幼稚般的舉動。

  「我絕對不會拔下來的。」看著少年現在跟剛剛不同的笑容,青年笑了。

  「只有你的絕對我會相信的。」少年親吻著在青年手上的戒指,就像王子與公主般,但現實中並沒有屬於他們的永遠幸福快樂的結局。

  「呃啊....」明明剛才還安然無恙的,現在全身卻是那麼的痛,意志快要被他給操縱了,「少爺...黑鴉快吸走意識了‧‧‧‧快下手....」

  「我知道了...」該來的總是會來,就算騙的了剛剛,那現在呢?

  輕輕的撫上青年的頭,將自己的唇與他的重疊在一起,舌頭交纏,不放過任何的空隙,就算是最後一吻也好,好想、好想全部擁有,就像是要把倆人合為一體一樣,溫熱的感覺還在滑落,少年以另外一隻手拿起地上的刀刃,動作依然不停,將刀片緩緩次入青年的心臟,直到對方已經沒有動作,自己也快沒有氧氣才離開愛人,往教堂外走去。

  不管幾年,都還是會記得你所有的一切,很會做料理、很聽從命令、怕貓、想要卻不敢說、傲嬌的個性......

  期盼有一天,還會再見到你,戴著那套牢你的戒指,只屬於我的侍從。

 

【END】

創作者介紹

♠歐堤の撲克゙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