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是失敗的文,所以大家盡情的看吧w(捨

 

 

【隨筆】消失

消失。

一切的一切最後都會消失。

還是一開始就虛無的好吧?

是呀。

幻想什麼的就是虛無呀‥‥‥

所以啊,別再去說謊了。

並沒有說謊。不過是說出真相吧了。

是嗎‥‥‥

操控著洋娃娃跳舞著,線斷了,停止演出,被人遺忘,掉入黑暗。

在街上,被人無視,被雨水弄髒,失火了,看著一切笑著,人們被解放了。

從這邊到那邊的點,所有連接起來,就是真相,最後消失。

從懷錶發出的音樂,一切終止。

大家都消失了唷,開心嗎?

嗯‧‧‧‧

那個人也消失了嗎‧‧‧

對啊,因為都是虛無嘛。

這樣就不會有人欺負你囉。

一切都會如你所願,只有你,我才會聽話。

還有東西沒有消失啊‧‧‧‧因為我還留在這裡‧‧‧你也在‧‧‧為什麼人類會誕生呢?明明知道一切都會消失‧‧‧‧

所以是愚蠢的,大家都是愚蠢的,只有我知道,

你將自己的記憶碎片,封印了吧。

最後一起打開吶。

這樣就都會消失的。

 

 

【隨筆】魔女

 

*時間:不一定

*地點:未知

*CP:無

*甜度:無糖

*視角:迷

*長度:短

※請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(不

 

 

「只要你是很真誠的說喜歡我,我就會出現。」「真的嗎?」「‥‥‥」

隨後的靜默,是代表沒落。

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,為魔女的原則。

你‧‧‧根本不是魔女。

 

「喜歡你、很喜歡、最喜歡了‥‥‥!」

流下的淚水,令人懼怕。

來遲的逞強,是會後悔的。

所謂的謊言,抵銷了羈絆‧‧‧

盛開的花朵,一開始的感情;凋零的花朵,枯萎的關係。

「哎呀,你怎麼在哭呢?」漂浮在半空中的魔女,僅僅只是在看著淚水的滑落。

「那你‧‧‧為什麼全身是血‥‥‥」少年看著漂浮的魔女,而後撇開了對目的視線。

魔女笑著,伸手想要抱住少年,但少年躲開了,「這就是來遲的關西啊。」

沉默,隨後都只是沉默。

 「....答應過我吧,答應說不會再殺害任何人,為什麼要食言?」

魔女苦笑著,沒有回答,「是嗎,不說嗎,果然你不是魔女呀。」

「打從一開始,就該知道世界上沒有魔女了.....」離開的最後一句話,少年回過頭說著。

魔女依舊是笑著,在最後消失前,貌似有液體滑落臉龐。

緋紅色彈珠破碎成千千萬萬的粉末,隨後消失。

 

男孩抽泣著,身體上都是傷痕,但卻只能乖乖的順從而已。

憶起剛剛的畫面,身體開始顫抖著。

一位女人丟過去一條皮帶給一位男人,男人接過皮帶,上下好好看著雙手被繩子綁住懸在空中的男孩。

那男孩擺明著就是自己。

不能哭,不能哭,哭了肯又定會被打的,男孩心裡這麼想著,但俗不知自己的父母因為沒看到自己的哭喊而更覺得有趣。

又是一陣的抽打,隨後則是一通電話響起,父母將男孩解開繩子,出了門。

將回憶收起來,男孩慢慢的爬到了自己的房間,拿起緋紅色的彈珠,收緊至懷裡。

「魔女....爸爸媽媽是...愛我的吧,他們還在注意著我唷,所以沒關心,一點都不痛...」說著一眼就拆穿的謊言,拿著不知道多久以前一位陌生人遞給自己的玻璃彈珠,總是覺得看著就能安心、能感覺到溫暖,大概跟那個人說的一樣,這顆彈珠是魔女。

但從來沒出現的魔女,就在這一刻,出現在我眼前了。

擁有著粉橘色頭髮的魔女,在這裡,穿著看似學生服的禮服,出現了。

以憐愛的眼神看著自己,將自己抱入懷中,好溫暖,「不會痛的,沒錯,一點都不痛,等等就完全不會痛了。」

任著她就這樣抱著我, 等她離開時,發現傷痕都不見了。

那時的她,早就知道爸爸媽媽不會回來了吧,所以出現在我眼前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暗巷裡,蹲坐在那的男孩,看著眼前在暗處的魔女,禮服上、臉上的血跡,令人感到懼怕。

舔舐著沾在手上的血跡,走到月亮照耀的地方,看著眼前顫抖著身體的男孩,「吶,害怕嗎?這就是我唷,若害怕的話還是不要相信世界上有魔女的好。」

彷彿時間停止般,視線對視著,隨後是男孩爬到了魔女身邊。

「」

 

 

(尚未設定標題)(還來不及定標題呢////)

 

 

*視角:謎

*時間:不一定

*長度:極短

*CP:自己猜(欸

*甜度:少糖

※請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(欸

  

  自從那一日見到以前的你時,你的行為就變怪了。

  現在居然還給我鬧失蹤...

  不過你是寶藏,我是尋寶者,所以不管你在哪裡我一定都會找到,

  這就是命中注定。

 

  「喂?」接起電話,講出正常人一般都會回的聲音,這已經是一種習慣了吧,不過卻感覺有點膩...

  「那個..你能來陪我嗎...」是你的聲音,但現在晚上9點耶...

  「怎麼?很晚了,又想獨佔?」

  「...才不是。」不是那也太慢說出來了吧。

  「哦,你現在在哪?」

  「當、當然是在家呀!」

  「嘛,那明天再說。」說謊不打草稿,一戳就破的謊言,不過現在就戳破的話多無趣呀,一切都等明天再說吧。

  掛上電話,正準備往房間走去時,電話又響了。

  「喂?」嗯...果真有點膩了...

  「他有去你那裡。」嘛,這次換姊姊了呀,不過這句不是疑問句吧...

  「為何覺得他會來這?」

  「當然是因為擔心呀。」擔心...?但為何我總覺得妳在笑...

  「他不在我這,就這樣。」再次掛上電話,不同的是這次是要出去,往門外走去,現在開始就要去尋找寶藏。

 

 

【短文:喜歡妳,所以願意代替妳】

 

 

  什麼跟什麼啊,竟只會說那些東西...

  不過這就是我喜歡妳的地方,大概吧...

 

  「恩...這就是傳說中的偽娘是嘛..不,與其說是偽娘,不如說是蘿莉。」 

  「搞清楚!我還是個男的耶!還有什麼偽娘,這上面寫的字明明就是不良!!」我大吼著朝妳叫著,指著衣服上面的字,是不識字還是怎樣,耍我嗎?

  「我可是個外貌協會,你明明就是蘿莉嘛,害什麼羞呀...」

  「妳青梅竹馬當假的啊!?還有外貌協會這詞不是用在這吧!」每次總會被她搞到精神錯亂,我為什麼會有她這種青梅竹馬啊?!雖然腦裡是這麼想,不過心裡卻覺得還蠻喜歡的...  

   

  躲在各自僕人身後的兩位4歲小孩,拉著僕人的裙襬看著對方,也因為他們兩人是同一種人,所以才會成為朋友、青梅竹馬,本來那時還怕你會像其他人一樣厭倦我的,不過像剛剛的那種行為,證明我錯了...

  妳啊!根本就是個不看場合、永遠都牛頭不對馬嘴的人!不過也因為這樣,我才能對妳展開自己吧...

 

  我從小就有一個毛病,因為是從小就有的,所以很難改掉,我有著不由自主地對別人虛張聲勢的壞習慣...

  也可以說是心口不一。

  而之後的我則是鬱悶的不得了...

  「你的個性是極為少數的傲鬱系呢。」

 

  因為是青梅竹馬,所以不想傷害,只是秉持著這樣的道理而已,並沒有別的意思。

  這只不過是那時的自我否認...

  

  「」

 

 

【原創短文】前世誓約-01(本來好像是要分上、中、下的短文唷=w=)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長度 - 短 

*視角 - 未知(欸

*CP-應該沒有(請打肯定句

※ 純屬虛構,請勿當真 ※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「我,薩斯坦‧耶‧莉亞,在此與汝,撒旦,結締血之誓約,將自己一輩子奉命於汝!」站在黑暗中的少女薩斯坦,將自己右手的食指放置口中咬下,腥味頓時從口中散開來。

 

  薩斯坦將食指從口中移出,將手伸長至前方,血一滴滴的流著,卻沒有任何聲響。

 

  「不管是下輩子、下下輩子,我與汝的誓約,絕對不會消失!」見撒旦沒反應,她拿出藏在裙底的小刀,輕輕往自己的右手腕劃下,她不相信自己做到這樣撒旦還沒反應。

 

  一秒鐘、兩秒鐘、一分鐘過去了。

 

  果然,這傳說是假的呢,自己居然笨到相信一個陌生人的話,不過心裡早有八、九成知道一定是謠言了,這種第一次聽到的傳說,怎麼可能是真的嗎·······

 

  薩斯坦把手腕伸到嘴前,舌頭輕輕舔著血一直流出的傷口,明明不是吸血鬼,卻被自己的血吸引,難道是因為流了太多血瘋了嗎?

 

  「你是為了什麼而要跟我締結誓約。」

 

  「……我是為了殺死人類。」薩斯坦並沒有太訝異居然會有人回復,只是轉身望向聲音的來源。

 

  「你就是撒旦……」薩斯坦看著眼前的少年,

 

 

 

 

就這樣沒了ww

我都忘記是為什麼打這些文了說(默

反正都是失敗品嘛~沒差沒差w

在這樣存下去我好像會遺忘它們呢,所以這次就是久違的清理倉庫唷~☆

創作者介紹

♠歐堤の撲克゙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蒼天雪月
  • 我愛這個文章( ´▽` )ノ~~~~~